登录注册

远方太远,锦书难寄当代诗歌

工夫:2018-10-06 当代诗我要投稿

  想报告你,久违的阳光

  本日终于暖和了大地。

  我懒洋洋地坐在院里的摇椅,

  细数片片暖意

  轻盈地打在脸上。

  你在多好啊,就不孤负这优美春光,

  像野花辉煌光耀的开在田埂上,

  像畏缩太久的蚯蚓

  满身带着柔软,

  大胆地爬出泥土。

  他说,蜗牛背上是有你的远方,

  负载极重繁重的躯壳,

  昼夜不断,马不停蹄,

  从晨光未露,赶到目标地

  已地老天荒————

  当时你的脸曾经皱纹满布,

  当时你的牙齿曾经失光,

  你的优美也所剩无几。

  我能否该遮盖你,

  再趁其不料的呈现在你的生命?

  紧缩疲乏的身躯,将最深的留恋

  以爱的名义,雕刻于流光的艳影。

  我应该铭刻你的优美,

  谁让我在你优美的时间,

  一个不顺意便转身拜别。

  这支秃笔画下的蜜意,

  不知可抵得你模样形状的几分?

  工夫老得如梭子般飘荡,

  我们之间的交谊能否还能春回大地

  像馥郁般的生气希望失掉发达的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