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影象中的桐坑村当代诗歌

工夫:2018-10-06 当代诗我要投稿

  影象中的桐坑,

  我思情悠久,

  绵延的山恋,

  堆叠的山岗,

  山腰成昔人的裙把

  牵手飘荡,

  乡村炊烟旋绕,

  庄稼黑色如画。

  桐坑洞成历史,

  黄金满成好汉,

  漫山的青松在诉说,

  当年的滚石与炮声。

  我的故乡在山的脚下,

  瞻仰桐坑,

  青翠一片模模糊糊,

  只听风在鸣泉在唱,

  云雾山涧在跟随。

  我的中学有五里,

  最远的是桐坑村,

  我不知同砚要起多早,

  只知他们走路如跑,

  提脚很高,

  装得满满的饭盒里,

  是数一数二的富豪,

  大米土豆豆面另有

  红红喷鼻香的腊肉。

  什么期间唱什么歌,

  我的期间学工又学农,

  这天教师和门生有使命,

  资助桐坑水库去运沙,

  家家的运具八门五花,

  大家白带的饭莱满是冰冷,

  没有一个怨言,

  没有一个畏缩,

  把休息看成嬉戏的快乐。

  水库建在半山的陡崖,

  浓雾挡住了山路,

  教师只要时候提示,

  领导是本村的同砚,

  登山是山里孩子的专长,

  放学砍柴早已练成猴娃,

  伤害吧,

  脚下山涧百丈,

  畏惧吗,

  从小就在山涧撒泼,

  昂开始,

  后面便是水库大坝。

  没有一个失事落后,

  没有一个手脚挂花,

  脸上的汗水与湿衣还在”嘀”,

  提着的沙子也只剩一少把,

  半夜的冷菜冷饭便是个香,

  当代的孩子不行想象,

  大概你在说”西游”与”聊斋“。

  站在大坝上,

  内心乐开了花,

  以为自已很高峻,

  仿照巨人我的志向宏大,

  没邀请有好礼状,

  没有表彰,

  更不消说人为,

  那不灭的童心,

  是一次出游,

  是一场游戏,

  爸妈也不是很体贴,

  自在的天地自在的少年,

  那一次次的贡献与办事,

  是我们这个期间的精力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