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汉书·翟方进传》白话文原文及翻译

工夫:2018-10-06 白话文名篇我要投稿

  原文

  翟方进,字子威,汝阳人,年十二,失父,勤学,为小吏,数为掾吏所詈。蔡父奇其貌,日“有封候貌,当以经术进。”遂辞后母,欲西至都门受经,母怜其幼,随之长安,织屦以给。

  积十余年,经学明习,徒众日广,诸儒称之,后以射策甲科为郎,二三岁,举明经,迁议郎。是时,宿儒有清河胡常,与方进同经、害其能,非之。方进知之,遣门下诸生至常所问大义疑问,因记其说。如是者久之,常知方进之宗让己,内不自安,厥后常称述方进、遂相亲朋。

  数年,迁朔方刺史,居官不烦苛,所察应条辄举,甚有威名、再迁丞相司直,初,方进新视事,而涓勋亦初拜司隶,不愿谒丞相,后朝会相见,礼仪又倨。方进阴察之,勋私过光禄勋辛庆忌,又出逢帝舅成都侯商门路、下车立,俟其过,乃就车。于是举奏其状,曰:“臣闻国度之兴,尊尊而敬长,爵位上下之礼,霸道法纪、勋不尊礼节,轻谩宰相,邪谄无常,不宜处位。”上以其所举应科,遂贬勋。

  会丞相薛宣坐广汉盗贼群起及太皇太后丧时三辅史并征发为奸、免为庶人,遂擢方进为丞相。时后母尚在,方进老手修饰,扶养甚笃,丁母忧,既葬三十六日①,除服起视事,以为身备汉相,不敢逾国度之制。

  方进知能不足兼通文法吏事初定陵侯淳于长虽外戚然以能谋议为九卿新用事方进独与长交称荐之。及长坐大逆诛,诸所厚善皆免,而上以其重臣,为忌讳。方进内惭,上疏谢罪乞尸骨。上报曰:“定陵侯长已伏其辜,君虽交通、然朝过夕改,朕无疑焉。”其见重云云。

  绥和二年,薨。赐乘舆秘器,柱槛皆衣素。天子亲临吊丧,谥曰恭候。(节选自《汉书翟方进传》,有编削)【注】①华文帝遗诏将三年之丧制度酿成36天,并垂为定制。

  译文

  翟方进,字子威。汝阳人。十一岁时,父亲逝世,兴趣学习,做了一个小仕宦,屡次被缘史求全谴责。蔡父以为他的形貌差别一样平常,说:“你有封候的容颜,应该研讨经术得以生长。”于是告别他的后母,想要西行到长安学习经学。后母不幸他年龄尚小,随他到长安,织布做鞋供方进念书。

  过了十多年,方进在经学方面醒目认识,徒众一每天多起来,诸儒歌颂他。厥后因到场射策甲科测验做了郎。这时间,有清河县夙儒生胡常,和方进配合学习经学,心田妒他的才气,诽谤他。方进晓得这件事,调派门下诸生到胡常的住所扣问疑问题目,并记下他的说法。像如许久之,胡常知方进的主旨在忍让本身,忧心忡忡,那之后便每每歌颂方进,于是互相密切和睦。

  几年后,升迁做朔方刺史,为官没有冗杂的法律,所观察的只需切合律条的就办,很有威名。再升任做丞相司直,现在,方进刚任职,而涓勋也刚付与司隶一职,不愿参见丞相,厥后执政廷聚会相见,礼仪又狂妄,方进黑暗视察他,涓勋私下造访光禄勋辛庆忌,出来时在门路又遇到天子的娘舅成都候王商,消勋下车立待,等王商走过了才上车。于是方进检举他的环境,说:“我听说国度的郁勃,要尊重费者、敬重父老,爵位上下的礼节,是霸道法纪,涓勋不遵礼节,看不起宰相,奸邪谄谀无常,不该该处在这个地位上。”皇上由于霍方进所检举切合条律,遂贬涓勋。

  恰逢丞相薛宜因广汉地域盗贼群起和太皇太后丧葬之时三输仕宦一同征发徭役不法作奸的事开罪,免除职位贬为黎民。于是提升方进为丞相。其时后母还在世,方进增强本身品行涵养,扶养后母非常朴拙。遭遇母亲逝世,守孝三十六日,宁丧期满才管理国事,本身作为汉相,不敢跨越国度的制度。

  翟方进伶俐才气不足,兼通执法条文吏事。现在,定陵侯淳于长虽是外戚,但是依附才气策划做了九卿,刚任职,方进独和淳于长来往,歌颂保举他。比及淳于长犯大逆之罪被杀时,和淳于长相好的众人皆因淳于长免官,而皇上由于方进是重臣,替他遮盖此事,方进心田内疚,上疏谢罪哀求夺职回籍。皇上回复说:“定陵侯淳于长已认罪,你固然和他来往,但是早上出错早晨纠正,我不且猜疑了。”方进像如许被珍视。

  绥和二年逝世,赐搭车棺材和丧葬用品,房柱轩栏皆挂白素,天子亲身频频吊丧,谥号曰恭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