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长干曲》古诗阅读及赏析

工夫:2018-10-06 古诗大全我要投稿

  《长干曲四首·其一》

  .[唐].崔颢

  君家住那边?妾住在横塘。

  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亲。

  【题解】

  这首诗写两个以水为家的青年男女在长江相遇时,隔舟对话的景象。墨客截取富有戏剧性的生存片断,体现出女主人公然朗、灵活的性情。

  【解释】

  ①《长干曲》:乐府古题,多形貌长干里一带妇女生存和情感。长干,长干里,今南京市旧里弄名,在长江南岸。 ②这首是男子问话,又自我作答,显得很自动。

  【原诗今译】

  你家住在什么中央?

  而妾住在相近横塘。

  只是停下船儿问问,

  大概你是我的同亲。

  【其一观赏1】

  这首小诗形貌一水乡男子在江上向过往的小伙子交谈 问话的一个细节。它像一场独幕剧,又像一篇微型小说。寥 寥四句独白,简朴明白,但细致含茹把玩,却又以为隽永深 长,风神无穷。

  诗一下去就间接用主人公的问话收场: “君家那边住? 妾住在横塘。”寥寥十字,从句式上看,不外是一个疑问句和 一个报告句的组合,既没有什么奇思异想,也没有什么僻事 故实,从变乱上看,不外是人生逆旅中呈现频率最多的一个 细节:交谈问话。简朴极了,平庸极了。墨客便是在如许一个 简朴平庸的人生琐事中,看到了诗意的色泽和戏剧化的情 节。剖析起来,照旧饶风趣味的。起首,问话中称对方为 “君”,答语中称本身为“妾”,点出问者和所问工具的性别: 一个水乡密斯与一个船家小伙子。诗文中大凡触及到男女, 倾心留恋,恩仇憎爱之类的浪漫传奇故事就会随之睁开。但 此诗并没有相沿这些俗套,只是写一男子款款问话。她问对 方家住那边,也是一样平常人路遇碰面开端交谈时的老例。作为 一个密斯,她也只能问他人“家住那边”,若改问姓甚名谁, 则既不规矩,也分歧乎身份。以是第一句纯是问语,绝无深 意。但话由一男子先问,又是在礼俗甚多的现代,曾经够大 胆坦白了。第二句墨客写男子不待对方答复就自报家门。从 交际的一样平常风俗来讲,男子特殊是青年男子的年事住所是 不应容易报告生疏人的。墨客如许写,一方面是想阐明水乡 密斯的灵活天真,另一方面,也未尝不含有向对方先容本身 环境的意图。俞陛云说这两句“既问君家,更言妾家,情网遂 凭虚而下矣。”(《诗境浅说续编》)误点破男子自我先容中的 表示。

  “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亲。”密斯在大胆攀问又自动介 绍之后,才以为本身有些太冒昧,怕惹起对方的曲解,以是 赶快又加以增补息争释,说本身不外是任意问问,探询探望对方 是不是同亲。如许表明看来非常得体,既粉饰了密斯的羞 涩,又体现了她的迅速和聪明。但是稍有阅历的人不丢脸 出,密斯的这两句表明和增补,欲盖弥彰,把早先恐怕连她 本身也没无意识到的心田机密给点破了。

  末句中的“同亲”一语,评释密斯是在异乡异地,孤单寂 寞,烦闷无聊,以是对故乡的统统都很敏感,于是闻乡音而 相问。如许,“同亲”由问话交谈的捏词,变化为探求慰藉理 解的纽带,末了成为系连两个天涯沉溺堕落人的情感红线。

  《长干曲》属于南朝乐府《杂曲歌辞》,内容多体现江南 水乡船家妇女的生存和头脑情感。崔颢所作《长干曲》共四 首,这是第一首。诗用民歌体,体现水乡密斯的单纯娇憨,虽 不外四句问语,但却声态并作,情貌俱现,十分逼真。且蕴藉 蕴藉,“墨气所射,四表无量,无字处皆其意也。” (王夫之 《姜斋诗话》)。

  【其一观赏2】

  《长干曲》在郭茂倩《乐府诗集》中支出《杂曲歌辞》 。这一曲名始见 于南朝乐府民歌。古辞仅见一首: “逆浪故相邀,菱舟不怕摇。妾家扬子 住,便弄广陵潮。”刻画广陵男子驾着菱舟逆浪而上,矫饰本事的景象,大 胆凶暴的模样形状皆于自诩的口气中见出。崔颢的《长干曲》四首便从这首古辞 的意思中生发而来。

  古辞中的男子迎浪相邀的人是谁?她在向谁作自我先容?诗中没有明 言。而南朝乐府民歌大多因此男子口气所唱的情歌,这就使崔颢的 《长干 曲》能凭据古辞所留下的想象余地,将它的意思扩大成四首问答式的民歌, 构思出一个采莲少女与一位船家青年在水上相识的一幕景象,体现了人生中 偶而邂逅的半晌意趣。

  第一首是男子的问话。接洽其他三首来看,这个男子应是在江上采莲, 见到船家青年,大概因对方的乡音惹起了她的细致,便自动上前搭话。她先 问对方住在那边,语气直捷,开门见山。然后不等答复,便先容本身住在横 塘(横塘在今南京市东北,与长干相近)。接着好像又很快认识到如许直截 了本地向一个生疏夫君探询探望住处并自报籍里,不免过于冒昧,于是旋即使解 释本身之以是停船借问的缘故,是想到相互大概照旧同亲。四句平淡每每的 问话,语意直白而又几经迁移转变,虽不见人,却闻声便可见出这个在水上长大 的男子拖泥带水、热情开朗的性情,灵活而大胆的心情中还若隐若现地表露 出欲与对方交友的情思。

  王夫之评此诗说: “墨气所射,四表无量,无字处皆其意也。”诗中的 有字之处只是截取男子摸索性的几句问话,而这幕对话的情节和配景则都在 无字之处: 江上船只交往、密斯们结伴采莲的情形,男子对船家口音的反 应,她驾着莲舟自动接近船家的历程,问讯时迂回玄妙的生理运动,无不活 如今她的声情口气之中,却又并无一字落入言筌。

  这首诗只是两人相识的末尾,但简便有味的口语,间接发自心田的声 调,以及直面相问的收场白,语意中似有若无的情思,开导了无量的遐想, 并天然引出了以下的三首问答诗。